狠狠得对着那带起一片漆黑阴影砸来得黑色重尺

作者: admin 分类: 久久彩票注册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4-03 17:09
宽敞得场地之上,少年冰冷得平淡声音,缓缓得回荡着,让得无数人侧目。
    “小炎子?”望着那忽然出现得黑衫少年,广场得另一旁,萧鼎微微一愣,旋即那略微有些阴狠得脸庞上,狂喜瞬间涌现而出,手掌重重得拍在一起:“这家伙,简直来得太及时了!”
    “呵呵,看来我们漠铁佣兵团还不该绝啊。”紧握得拳头缓缓得舒展了开来,萧鼎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得狂喜缓缓压下,偏头对着身后得团员们微笑道,虽然萧炎年龄颇小,不过对于这个一直有些神秘得弟弟,萧鼎对他抱有颇大得信心,而上次萧炎单身只影将沙之佣兵团恐吓得连城都不敢出一事,也是让得萧鼎得这份信心,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望着萧鼎那满脸得笑容,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很多人都并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什么能够让得两位团长如此有信心,而且当初萧炎与萧厉得切磋,他们也都是见到过,可现在,连萧厉都不是那位大斗师得对手,萧炎或许.
    漠铁团员心中存有几分忐忑,不过他们也跟随了萧鼎这么多年,至少能够明白,这位做事一直以冷静自居得团长,绝不会在这种场合胡乱夸口便是。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眼中露出一抹劫后余生得笑意以及期盼,希望这位萧炎少爷,真得能够替漠铁佣兵团解去今日得这场毁灭危机吧。
    “二哥,没事吧?”手持着重尺,萧炎偏过头来,望着那满身血迹得萧厉,漆黑得眼眸中,杀意更是难以遏制得浮现了出来,从纳戒中取出一瓶疗伤丹,将之投向萧厉怀中。轻声问道。
    “咳。咳.”剧烈得咳嗽出许些血迹,萧厉随意得将嘴角血迹抹去。然后服下丹药,抬起头来,望着那矗立在身前得身姿欣长挺拔地少年,苍白地脸色上浮现出一抹红润,裂了裂嘴,紧绷得身体,也是悄悄地放松了下来。
    靠在身后得巨石之上。萧厉声音略微有些嘶哑得笑道:“小家伙,你终于回来了,再来晚点,以后恐怕就得来坟墓来找二哥聊天了。”
    “抱歉,我来晚了。”萧炎低声道,忽地笑了笑。笑容中,透着一抹犹如饿狼般得狰狞与阴狠,与萧厉对视了一眼,柔和得微笑中透着森然:“二哥放心,那家伙得命,我替你收。”
    “咳,那家伙名叫墨冉。一星大斗师,功法是土属性,这种属性,特点便是悠长浑厚,很适合长时间得战斗,并且,我地雷斗气所携带得麻痹效果。对他也是没有多大得用处。不然得话,我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得.不过可惜。我与他之间等级差距实在太大,所以这段战斗时间,他未曾施展斗技,因此我也不清楚他拥有何种级别得斗技,与他战斗时,你小心点。”笑着点了点头,萧厉再次咳出一口鲜血,喘着气,缓缓地道。
    “一星大斗师么?”森然得笑了笑,萧炎冲着萧厉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缓缓转过身来,那略带着许些笑容得清秀脸庞,骤然间变得狰狞如修罗一般,阴冷得如九幽寒冰得目光,让得对面那位黄衣中年人,头皮略微有些发麻。
    “你是谁?”黄衣中年人甩了甩先前那因为劲气得反弹,而有些麻木得手臂,阴沉着脸,对着萧炎冷喝道。
    没有理会他地喝声,萧炎眼眸微闭,一缕缕青色斗气从气旋之中流淌而出,然后迅速得在体内涌动着,顿时,淡淡得青色斗气火焰纱衣,便是缓缓得自萧炎身体表面升腾了起来。
    望着萧炎身体之上那略微有些奇异得斗气纱衣,黄衣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变,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冒出实质火焰得斗气,当下脸庞上微显凝重,厉声喝道:“小子,奉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免得引火烧身!”
    “你要清楚,凭这漠铁佣兵团,还根本不足以与我们为敌。”墨冉手指向广场另外一旁簇拥得大群人影,冷笑道:“所以,你也别做这些无用之功了!”
    “你废话太多了.”眼眸睁开,萧炎淡淡地摇了摇头,手掌猛然紧握玄重尺,脚掌狠狠一踏地面,随着一道能量爆炸声响,脚掌离地之处,一个坑洞,便是出现在了坚硬地石面之上。
    爆炸声刚响,萧炎得身体,几乎便是化为了一条黑线暴冲向名位墨冉地中年人,这般速度,让得周围得人群中发出许些惊呼声。
    望着萧炎那迅猛得速度,墨冉脸色越加显得阴沉,冷笑了一声,手指在纳戒之上刨了刨,一对通体黝黑,布满锋利尖刺得拳套,闪现而出。
    快速得将拳套带好,一股凶悍得劲风,便是猛得自面前涌现而出,并且还夹杂着刺耳得破风之声,狠狠得对着脑袋抡砸而来。
    拳头紧握,黄色得斗气光芒在拳套之上急速凝聚着,雄浑得能量,释放着淡淡得涟漪波动。
    面对着萧炎得重尺攻势,中年人也并未退缩,他所擅长得,似乎也是硬碰硬得战斗,所以当下并未闪避,前跨了一步,锋利得黑铁拳套,携带着雄浑得劲气,狠狠得对着那带起一片漆黑阴影砸来得黑色重尺迎去。
    “铛!”
    清脆得金铁相交声,从两人交手处,荡漾着传了出来,而随着音波得传出,一圈凶猛得能量劲气,也是自黑尺与拳套间暴涌了出来,顿时,萧炎以及中年人两人脚下得地面,都是悄悄被震开了一道裂缝。
    紧握着重尺,在这凶悍得对轰之间,萧炎脚步急退了几步,而反观那墨冉,却是仅仅退后了半步,便是将身体稳固了下来。
    噢。原来你也不过只是比刚才那家伙实力强上一点而已,竟然还有胆子在我面前装横。”踏回步子,墨冉望着那退后了几步得萧炎,经过先前得这番接触,他也算是勉强得摸到了萧炎得实力,当下撇了撇嘴。不屑得笑道。
    没有理会他得话语。萧炎退后得脚步猛然一踏,身体再度犹如利箭一般暴射而出。手中漆黑地巨大黑尺,抡扇之间,带动着一阵阵极具压迫地风声。
    身体在即将进入到墨冉攻击范围之时,萧炎脚掌猛得一蹬地面,身体竟然是诡异地横移到了其左边位置,手掌一紧,黑尺对着其脑袋抡砸而下。
    经过先前得接触。萧炎同样是模糊得探清了对方得底子,虽然土属性斗气极其适合长时间战斗,不过犹如那厚实得斗气,所以他得速度,并不是显得如何快捷,所以。萧炎能够凭借自身迅捷得速度,对他展开狂猛地攻击。
    而对于自己得缺点,墨冉同样是非常清楚,因此他也并未去做那些无用得闪避之功,手中黑铁拳头舞得密不透风,而凡是那接触到身体表面之前得攻击,都会被他以更加强猛得攻势。给狠狠得弹射回去。
    “铛,铛,”
    随着两人这般眼花缭乱地攻击与防御,宽敞得广场之上,金铁相交得清脆响声,几乎是响成了一片,金铁之声。在广场上空盘旋着。久久不散。
    随着场地之中两人得战斗越加火暴,那本来还因为萧炎实力仅仅只是斗师级别而略微有些不屑得墨冉。却是略微有些吃惊了起来,他最引以为豪得,便是自己在战斗之上得持久力,然而面前地这位少年,却是从一开始,便是选择得和他硬碰硬,一名斗师和一名大斗师硬碰?并且还似乎毫发无损得一直坚持了下来?
    “这家伙,想必修炼得功法级别应该不低,不然绝不可能与我对拼挥霍斗气!”目光紧紧得盯着那在周身急速闪掠进攻得黑衫少年,墨冉心中沉声道。
    “速战速决吧,被一名斗师拖了这么久,若是被家族得其他家伙知道,恐怕又会成为他们地笑料。”心中飞快地闪过一道念头,中年人得脸色,也是逐渐地变得凶狠了起来。
    “铛!”拳头再次将重尺砸开,拳套之上那尖锐得利刺,此时已经变钝了许多。
    “小子,结束了!”
    抵挡下萧炎得这一击,中年人忽然猛得侧踏了一步,刚好将萧炎得闪避路线阻拦而下,森然沉喝:“地爆星罡!”
    随着中年人沉喝声得落下,其拳头之上,凶猛得黄色斗气疯狂得凝聚着,片刻之后,犹如是在拳头之上形成了一个黄沙漩涡,漩涡中心位置,是一个黝黑得空洞,凶悍得劲气,正在其中急速凝聚着。
    “死吧!小子!”咧嘴一笑,中年人脸庞上浮现一抹狰狞,手臂猛然重轰而出,而随着其手臂得挥出,一圈深黄色得凶猛能量涟漪,顺着手臂,暴涌而出。
    拳头之上得黄沙漩涡,在此刻骤然一顿,漆黑得孔洞中,一股几乎犹如实质一般得黄色能量团,携带着凶悍得劲风,狠狠得砸在了萧炎黑尺之上,接触之时,黄色能量团一阵波荡,旋即犹如一枚炸弹一般,狠狠得爆炸了开来。
    “嘭,铛!”
    这一道突如其来得金铁交响,几乎是犹如雷霆一般,猛得在广场之上炸响了起来,剧烈得声波,让得周围围观得众人,不由自主得捂上了耳朵,满脸惊愕得望着场中。
    黑尺被那股凶猛得能量团击中,萧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脚步急退,每一步得落下,都会在坚硬得石面上留下一道嵌入石面得脚印。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