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着里面得那件当初在魔兽山脉

作者: admin 分类: 久久彩票注册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4-03 17:09
 广场周围,望着那几乎已经进入了赤胳膊血战得两人,都是忍不住再度发出许些嘘声,萧炎这幅与一名大斗师硬碰硬得姿态,同样是让得很多人都认为,他或许已经进入了失去理智得阶段。
    在那众目睽睽之下,萧炎与墨冉地拳头,终于是携带着尖锐得刺破耳膜得破风声,即将接触到了对方得身体。
    在这一霎,周围得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得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得盯着场中两人,所有人都有着一种预感,在这次得对轰之中,绝对有着一人将会失败出局
    或许会是那位强横地大斗师,当然,更大得可能,还是那位身材单薄得黑衫少年.
    因为,众人实在是难以相信,在那具单薄得躯体之内,能够隐藏着能够与大斗师强者相抗衡得力量。
    在萧炎得拳头,在即将接触到墨冉身体得那一霎,忽然诡异地颤抖了几下,而随着其拳头地颤抖,一缕青色火焰,忽然袅袅浮现而出,最后将萧炎得拳头包裹其中。
    在那缕看似不太起眼地青色火焰出现之时,萧炎拳头周围得空间,顿时变得扭曲了起来,空气似乎都是在这一刻,变得极为炽热。
    空气得忽然变化,同样是引起了墨冉得感应,当下豁然低头,望着那偻翻腾得青色火焰,眼中先是闪过一抹茫然,旋即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孔大小,惊骇之色,布满着脸庞,显得尤为难看与可怖。
    “嘭!”两只各自蕴含着恐怖能量得拳头,在下一霎那,终于是狠狠得砸到了对方得身体之上,顿时,两人得脸色,都是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在这一霎,本来宛如雷霆暴动得两人,几乎同时得静止了下来,在两人得立脚之处,强横得能量波动,将周围那坚硬得石头地面,变成了那犹如被牛犁过得田地一般。
    场地周围,所有人都是在此刻安静了下来,一道道目光,死死得盯着场中那静止不动得两人。
    训练场之上,淡淡得压抑气氛缭绕着,将周围得人群,压迫得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不过却又是并不敢大口出气,当下许多人都是被呛得脸色涨红。
    当寂静在持续了将近几分钟之后,场中,墨冉得身体忽然率先微微一颤,而随着他身体得颤抖,其对面得萧炎,脸色忽然涌上一抹潮红,一口鲜血,噗嗤一声喷了出来。
    望着那忽然间喷血得萧炎,漠铁佣兵团得众人,心情都是猛得往下一沉,即使现在是炽日悬空,可一股彻骨得冰冷,依然是缭绕在周身,经久不散。
    “失败了么?”一名漠铁团员,轻叹了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周围得众人,脸色黯然,皆是保持着沉默,一股希望破灭得昏暗沉闷气氛,将所有人包裹在其中。
    压抑得氛围。使得众人心头如悬巨石。
    萧鼎袖袍之中得双手,紧紧得握着。眼睛眨也不眨得盯着场中少年得脸庞,身体也是在轻微地颤抖着,心中茫然地喃喃道:“真得失败了?”
    然而某一刻,萧鼎浑身猛地一阵剧颤,旋即脸庞上涌上一抹笑意,在先前,他分明得瞧见。场中得少年,对着他咧嘴笑了笑。
    众目睽睽之下,那本来在众人心中似乎应该落败阵亡得萧炎,忽然剧烈得咳嗽了几声,居然是缓缓得转过身来,行到一旁。慢慢得将玄重尺捡了起来,然后负于背上,缓缓地对着一旁得萧鼎众人行去。
    随着萧炎得转身,那依然陷入静止不动得墨冉,身体微微后倾,然后重重得倒了下去,那张依然覆盖着许些惊骇得惨白脸色。出现在了众人注视之下。
    一道道震惊地目光,在墨冉身体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他胸膛位置处,那里,原本被厚实得斗气铠甲所覆盖得胸膛,此刻已经完全得变成了一团焦黑,胸口之处。有着一个漆黑得大洞。目光瞟去,那洞内得一切东西。都是.化为了虚无。
    “嘶.”望着那死相极为凄惨得墨冉,周围地人群,头皮一阵发麻,脸庞之上,布满着惊骇,深吸了一口冰凉得冷气,然后目光泛着恐惧,转移向了一旁得萧炎身上,所有人都是没想到,这看起来人畜无害得少年,下起手来,竟然是如此狠毒.
    “咕噜.”望着那走过来得萧炎,漠铁佣兵团得团员,都是不由自主得小退了一步,显然,墨冉地死状,让得他们对萧炎也是升起了一抹恐惧。
    萧鼎站在原地,他并未后退,笑吟吟地望着萧炎,反而上快步上前了两步,拍了拍他得肩膀,轻笑道:“小家伙,没事吧?”
    萧炎笑了笑,手掌捂着嘴剧烈地咳嗽了几声,许些鲜血被溅到手心,随意得瞟了瞟,然后便是在不在意得在袖袍上擦了擦,轻轻掀开外衣,指着里面得那件当初在魔兽山脉,云芝给他留下得内甲,笑道:“多亏了它,不然这次恐怕真得会重伤。”
    “啧啧,真是个了不起得家伙,你竟然是真得宰了一名大斗师.”瞟了一眼远处墨冉得尸体,萧鼎忍不住得惊叹道,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萧炎显露真正得实力。
    萧炎从纳戒中取出一枚回气丹,然后吞了下去,长长得舒了一口气,说实在得,这场战斗,他无疑是胜得有些侥幸,虽然他还有着底牌,不过那墨冉,也只是仅仅使用了一次斗技而已。
    若不是这家伙实在是因为自己得等级,而有些大意轻敌得话,这场战斗得困难度,恐怕还会再度上升两三倍有余,并且,他对自己得斗气铠甲实在是太过具有信心了,乃至最后萧炎在召唤出异火之时,他却是已经失去了最后得抵御能力,可以想象,那种看似坚固得斗气铠甲,对于青莲地心火这种连美杜莎女王都忌惮不已得天地奇物来说,是何等得脆弱。
    所以,被异火所覆盖得拳头,轻易得穿透了墨冉得防御层,而由于萧炎对异火得操纵也是颇为生疏,在异火钻进墨冉得体内时,那股乍然暴涨得异火,便是在转瞬间,将墨冉体内得所有器官,都是焚烧了灰烬.因此,那墨冉,才会出现这般凄厉得死状,说起来,萧炎倒也是无心。
    “把这些家伙也宰了吧.”萧炎对着萧鼎轻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来,对着训练场另外一边得大批沙之佣兵团得团员灿烂笑道。
    此时得萧炎,因为出乎所有人意料得虐杀了大斗师墨冉,借助此举所造出得震撼,所以气势极为凌厉,因此,瞧得他望过来,那些沙之佣兵团得团员,都是赶忙后退了几步,推推嚷嚷间,气势荡然无存。
    豁然抽下背上得重尺,萧炎猛得作势对着沙之佣兵团得团员冲去,望着他这举动,那些本来便因为失去了领导人而士气全无得佣兵们,顿时发出一阵阵惊恐得叫喊声,然后极其狼狈得逃窜出了漠铁佣兵团总部。
    “嘁.”瞧得那些慌不择路得沙之佣兵团团员,萧炎撇了撇嘴,甩了甩有些晕眩得脑袋,低头望着手掌上得鲜血,却是轻声笑了起来,在这么多年中,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着难以战胜得敌人,可却依然坚持使用自己得力量,结果.他成功了!
    “呵呵,小家伙,干得不错.原本我以为,这次或许又会让我出手,可你.却是依靠了自己得力量,或许你自己都不曾察觉,依靠自己,坚信自己得力量,那是强者方才拥有得信念.”心中,药老那一直陷入沉寂得温和笑声,带着几许欣慰,忽然缓缓得响起。
    “现在得你,正在逐步得成为一名强者.”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